主页 > W逸生活 >沙发薯:香港人爱国吗? >

沙发薯:香港人爱国吗?


沙发薯:香港人爱国吗? 《铿锵集》〈记10.1〉(网上图片)沙发薯:香港人爱国吗?

「反送中」运动渐渐变成蔓延全球的反中国运动,算是可以预计的意外。港台的《铿锵集》,一连两集访问不同的香港人,正好在「全国山河一片红」的10月,让观众思考「国家」究竟是什幺一回事。

〈我的家国情〉访问3个不同年代的香港人,他们对于自己的身分认同以及「爱国」情怀都有不同演绎。中共建政前一年出生的老记者,经历过文革的洗礼,1980年代移居香港,其后目睹六四屠杀的可怕,一直走不出阴霾。她认为近年内地官方以煽动民族主义、鼓吹盲目的爱国情怀来巩固政权,经历过毛泽东年代的她觉得很荒谬,这个国家,她不能爱。

另一名受访者自称中国抗日期间东江纵队的后人,一直有强烈的爱国情怀,近年看见内地快速发展,更索性搬到深圳居住,共享中国人的光荣。在近期「反送中」运动期间,他联同其他爱国人士在商场大唱国歌,更希望有朝一日能加入中国共产党,报效国家。

最后一名受访者在九七后出生,母亲是内地人,小时候常回乡探亲,对中国人身分感到骄傲。直至亲历雨伞运动,她认为「当中国人的身分与极权政府綑绑时,我不能够说自己爱中国人这个身分」。她更认为国庆是当权者利用歌舞昇平的假象,掩盖打压人权等丑陋现实的伎俩。

这3名受访者很能代表不同香港人对中国的态度:年轻一代原本对中国没有太大抗拒,因为雨伞运动甚至「反送中」后与中国割席;只着眼北望神州带来的经济效益之中生代,对中国发展背后的阴暗面视而不见;曾经历共产党遗害的年长一代,对国家爱之深责之切,对于中国走回头路,觉得无奈又痛心。

何谓爱国?如何爱国?

〈记10.1〉更加全程追击不同政见的香港人,如何度过10月1日中国国庆。笔者特别注意那几名受访「黄丝」——一个是被挥拳袭击却不还手的连侬墙义工,一个是在「民间对话会」质问林郑月娥的「连登巴打」,一个是曾参与8.31太子站袭击的义务急救员,一个是带小孩子看连侬墙的母亲,一个是义载「校巴司机」——这些「反送中」运动的「和理非」不约而同地认为,港殇当前,国庆日根本无事可庆,这一天反而令香港人更团结抗命,相比中国人的身分,他们都更承认是香港人。

节目也访问了两个「蓝丝」,其中一个冰室老闆娘,多次在撑警活动为警察冲奶茶。她不讳言对于庆祝国庆带着又想又怕的矛盾心情,又抱怨身为中国人却只能躲在一边唱国歌。部分观众看到这裏或许会嗤之以鼻,但笔者相信有人真心爱国,现在却感觉委屈,他们也不明白为什幺现在这幺多人走上街头「反对自己祖国」,因为这些人大多不明白党和国原来有分别——又或许他们对这个事实心知肚明,只是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

历时4个月的「反送中」运动,蝴蝶拍翼的波及面愈来愈广,牵连至NBA、《衰仔乐园》(South Park)和《炉石战记》电竞比赛,甚至可能令「I love China」变成全球各国都不能逃避的选择。此时亦有不少「有识之士」重弹旧调,主张风波完结之后要在香港强推国民教育。何谓国、何谓爱国?如何爱国?恐怕香港社会永远都不再能达到共识。〈我的家国情〉的最后一幕很值得一看再看:很想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那个受访者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琅琅上口地背诵中国拥有言论、出版、游行、示威和宗教自由的条文。他爱党吗?这个肯定。他爱国吗?我不懂答。

文:梁慧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