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逸生活 >沙叻秀新村‧雷打岭代民挡雷劈 >

沙叻秀新村‧雷打岭代民挡雷劈


沙叻秀新村‧雷打岭代民挡雷劈吉隆坡沙叻秀新村有二宝,“盘踞”新村一隅的青龙山正是新村第一宝。由于青龙山的树木及空地常遭“天打雷劈”,所以,青龙山的别名也叫“雷打岭”。当地村民认为,就因为青龙山常为当地村民“挡雷受灾”,所以,虽然沙叻秀既多雷雨又多闪电,但当地村民及建筑却从未被雷殛。因此,村民多把青龙山视为福泽之地及镇村之宝。至于第二宝则是当地的木屋及一些传统建筑物。虽然沙叻秀身处首都之内,但当地许多木屋及建筑物仍保有浓郁的传统风味,如惠州会馆、钓鱼公会会馆、白云饭店及其同排老店。若民众花费一天时间在当地展开一场“老建筑物”知性之旅,最终必能满载而归。此外,沙叻秀新村就像人类一样,既有优点也有缺点。因此,除了上述二宝,她也有其阴暗面。当地村民披露,当地一家公会的会馆实际上是名为“三百六”的黑帮据点。当地黑帮早年常明目张胆向商家收取保护费,但随着时代转变,黑帮目前已不靠保护费“维生”,而改以其他活动“搵食”。黑帮佔用公会会所位于吉隆坡市中心的沙叻秀新村,是个地理位置非常良好的地区,交通四通八达,可通往布城、沙登、吉隆坡市中心及八打灵再也等主要城市。虽然处于闹市之中,但沙叻秀新村却难得保留淳朴的民风,里头还保有许多原貌的老旧木屋。缓慢的生活步伐,让新村显得别有一番怀旧风情,是个适合居住的好地方。除了佔据美丽的地理位置,沙叻秀新村里有个名为“青龙山”的山顶,高高俯视着整个村落,甚至整个吉隆坡。据闻,青龙山之名源自以往新村内一帮派的名字。笔者也曾在有关沙叻秀新村的报导中察知,有村民形容青龙山的形状像一条飞腾在天的龙,是个充满福泽的山头。青龙山有个别名叫“雷打岭”,背后的故事也充满福气。村民说,属于高山之处的沙叻秀新村时常遭遇雷击,但每一次雷击,都只是击中树木或空地,从来没有击中在周围生活的村民。在当地长大、生活逾50年的黄亚照说,在1969年发生513事件动蕩不安的局势中,华人聚集的沙叻秀新村却安然无恙。而这幺多年来,新村也没有发生任何特大的事故。在这充满福气又动听的历史故事下,沙叻秀新村朴素又简单的生活风情,也凸显出平凡就是福的意境。保留淳朴民风前往拜访那天是週日,经过大雨洗涤后的沙叻秀新村,微风轻拂。空气良好的早晨,青年在打篮球、村民一家大小在茶餐室喝早茶,生活恣意悠哉。在整个走访过程中,我很喜欢沙叻秀新村淳朴的民风,尤其喜欢那仍保留原貌的传统木屋,让人回忆起温暖的木屋人情味。新村的屋子普遍空间大,大部份都翻新过。停在一家保持原貌的木屋前观摩,处于低过马路的木屋,有一条石头楼梯走下去。木屋的屋顶以锌板铺盖着,墻壁、窗口都是木柱,屋前种了很多树遮荫,非常低调朴实。在走走停停中,只见许多村民骑着摩多或脚车出入新村,有些妇女则步行到附近巴剎买菜喝早茶。此外,新村里很多屋子都被用来充当工厂。现年65岁的老居民黄亚照就说,新村内多数是家庭工业,大部份是鞋业、家具业和铁厂。当地厂家都是以小规模方式经营,所以不会对新村村民造成干扰。英军种竹子当屏障防村民与马共接触每个新村的形成故事都大同小异。沙叻秀老村民黄亚照(65岁)说,他本来住在沙叻秀新村隔壁的村落,后来在马来亚共产党活跃期间被英军强制性迁到沙叻秀新村住,当年,他才9岁,就这样跟着父亲开始了在沙叻秀新村的生活。他回忆当时的新村情景说,当年的村口有个大大的闸门,闸门四週种满茂密的竹子当作天然屏障,防堵当地村民和马共“私相授受”,也因此,这里享有“竹子园”之名。黄亚照凭着回忆随手画出当时的闸门外形,并解释说,新村的出入口有个高高的牌楼写着“沙叻秀新村”,牌楼下是个紧紧关闭的铁闸门。牌楼两边设有英军驻守的亭子,亭子与牌楼柱子之间有个小门,村民就是利用这道小门进出。村民进出都得受到检查,英军限制村民携带的食物份量,以免村民把食物送给马共成员。“我们初到新村时,这里还是一片树林,后来才被开发成一个村庄。”黄亚照续说,当年因为贫穷,他们一家人被英军迫迁到沙叻秀后,就用树藤把一片片的竹片绑在一块,然后建成简陋的栖身之所。沙叻秀新村原有逾千户人家,后来市政局拆除非法木屋,目前只剩下900多户人家。无视英军练鎗声村童照玩斗蟋蟀黄亚照说,新村内那座已有百年历史的民众大会堂,以往后方有两个军营,英军会在附近的一个大操场操练,早上都会传来“砰、砰、砰”的鎗声。不过,虽然“鎗林弹雨”,气氛紧张,但幼小的黄亚照与玩伴依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玩单脚跳飞机、石球以及斗蟋蟀,生活贫困但无忧。时至今日,民众大会堂依然是村民办活动的主要场所,也是当地的地标。大会堂旁边有个供村民运动的篮球场、健身设备以及按摩脚底的鹅卵石道。那天我们坐在熟食档吃早餐,黄亚照与陆续前来喝早茶的村民打招呼谈天,彼此之间感情热络。那里多数是客家人,即使不是客家人也早已口操熟练的客家话,每个村民都是以客家话交谈寒暄。黄亚照说,他从未想过要搬离新村,因为他喜欢新村里那浓浓的人情味。老建筑物门可罗雀紧贴车水马龙大街沙叻秀新村村口是个斜坡,迎面看到的是一个写着“白云饭店”的白底红字招牌。与白云饭店同一排的,还有多间仍然保留传统原貌的老店,这条街与已经拆除的老戏院毗邻,是当时热闹的商业地带。事过境迁,热闹的场景早已随着戏院地段被徵用来建路后消失。如今店铺就正对着熙熙攘攘的新街场大道,而车水马龙的繁忙街道与门可罗雀的悠閑白云饭店等老建筑物也因此成了强烈对比。沿途走访一间已传承至第二代的“天德堂”中药店时,老闆叶清麟正独自一人在店内一边看戏一边掌店。他说,这家老店就只剩下他和太太照顾,儿女们都各有发展,对经营中药店没有兴趣。“现在生意难做了,但反正儿女都长大了,我也是看店当过日子。我打算再撑十年20年就结束营业。”村民打卫生麻将消磨时光沙叻秀大街最有人气的建筑物可说是惠州会馆,每逢週末都开放给村民入内打麻将或聚会聊天。惠州会馆的内部很有香港70年代的怀旧气息,那里像个联谊社,让村民们聚集在一起聊天看报纸。打麻将玩得起劲的村民们,不时发出热烈的叫声,大家轻鬆愉快地消磨週末的午后时光。此外,另一间公会的会馆也同样供村民入内打卫生麻将,以消磨时光。不过,当地人披露,有关公会实际上是一个名为“三百六”的黑帮据点,而这几乎是这新村半公开的秘密。华人新村在过去的年代多少都有帮派份子出现,这些黑帮人士会向当地做生意的商家收取保护费。但随着社会进步,新村内的黑帮色彩已经沖淡,即使还活跃的黑帮份子,也已不如以往般张扬。寺庙林立富丽堂皇胜民居华人聚集的新村,到处可见“住家式”的神庙林立。从高山处往下望,密密麻麻的房子映在眼帘。仔细搜看,房子当中有几间“露出头来”的石灰建筑,这些都是沙叻秀新村的神庙,每间都富丽堂皇,比村民住的屋子还要华丽。但当地历史最久的当属一间叫“观音林”的佛堂,里头住了两名法师。这间佛堂反而未有如其他神庙般富丽堂皇,是个朴素简单的建筑物。佛堂的主持释继幸说,这间佛堂已有60年历史,前身是间道教的神庙,后来转手给她,她便设立佛堂。目前,佛堂的后方还保留用木材煮炒的石灰炉灶及满满木材,让我这个“年轻人”有机会一睹传统的煮食炉灶,收穫不少。沙叻秀华小充满童年回忆沙叻秀国民型华文学校亦是沙叻秀新村的地标之一,约有60年历史,是大部份新村孩子的教育温床及童年回忆。今年已60岁的黄亚照也是校友,他的儿女也全都是毕业自沙叻秀华小。黄亚照说,以往读书的时候,他很喜欢到草场拾闪闪发亮的小石头,他形容这些小石头被磨得光滑透亮,像水晶一样美丽。村民们对本身的母校都有深厚感情,出社会打拚后有经济能力也不忘回馈母校,如今的学校建设完善。/副刊‧报导:张子嘉‧2009.09.26


上一篇: 下一篇: